2013-2-6 《2012年最低工資條例(修訂附表3)公告》議案辯論

主席:

今天我們要審議的最低工資附屬法例焦點只有一個,便是通過政府建議,把每小時的法定最低工資水平由28元增加至30元,並在今年5月1日生效,相對於僱傭條例附例的修訂,調整儲存僱員工作時數紀錄,由11,500元增加至12,300元,這只是要配合調整最低工資的規定,相對較為次要,因此,我今天主要就最低工資調整至30元發言。

在社會上,勞工團體基本要求把最低工資的水平調整至33元至35元,這是很清晰明確的,亦是勞工界在2011年落實最低工資時爭取的目標,若加上落實最低工資至今10%的通脹,現時勞工界的要求已十分克制。

落實最低工資,僱主團體由始至終都採取負面態度,提出種種借口,如增加成本、漣漪效應、公司被迫裁員以至結業等等,阻攔最低工資的立法,阻攔不成,便務求把最低工資水平壓低。首個最低工資定在28元的水平,便是部分僱主團體百般刁難,勞工界願意作極大讓步的產物。但事實證明,28元的最低工資水平是極為保守的,對就業市場的影響微不足道。最低工資委員會2012年報告指出,2011年就業人數增長2.9%,這是自2001年以來的最大升幅,至去年第三季,就業總人數進一步上升2.2%,當中低技術職業組別的就業人數增加明顯,達4%。僱主團體對最低工資種種批評,不攻自破。

政府今次接納最低工資委員會建議,把最低工資調整至30元,我們感到十分遺憾。當然,委員會的建議未符合勞工界的要求,是我們感到失望的原因,但更大的原因是最低工資由28元增加至30元,增幅是7.1%,但2011年的通脹率是5.3%,2012年的通脹率是4.7%,兩年合起來的通脹是10%,最低工資的調整比通脹還要落後2.9%,最低工資的調整水平已完全被通脹蠶食,甚至要倒貼,這樣調整的最低工資,完全無助基層工友改善生活。我同時要指出,有僱主團體指最低工資推高通脹,這是某些僱主團體為求一己利益,刻意挑動社會矛盾,事實上,最低工資調整的幅度,甚至連通脹的幅度也追不上,遑論推高通脹,而最低工資委員會的報告指出,最低工資對通脹影響極微。

面對當下的最低工資條例草案,所有的勞工團體,以至關心基層權益的朋友,都面對要與不要的艱難選擇,為此,勞工界三位立法會議員與六位勞工顧問委員會僱員代表,向全港職工會發出問卷調查,了解各職工會的態度,收回211份問卷,有效問卷207份,當中有八成的職工會同意接納最低工資委員會的建議,這成為我今天投票的基礎。

但無論我們今天支持附屬法例的通過也好,反對也好,都要面對同樣的問題,當最低工資不能保障基層市民的基本生活所需怎麼辦?在這裡,我無意苛責最低工資委員會,進一步損害最低工資委員會的公信力,這樣對最低工資的運作完全沒有好處,但我必須批評政府在最低工資的問題上置身事外,拒絕為最低工資未能保障基層勞工基本生活承擔責任。

主席,為了彌補現時最低工資的漏洞,我要求政府盡快修改法例,把最低工資定為每年一檢,並研究成立個人基本生活所需的標準,若個人收入所得低於基本生活所需,政府補貼兩者間的差額,保障基層市民的生活。

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