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12 強化職業教育 議案辯論

主席:

        我們正處在一個全球大變動的年代,一方面面對全球一體化的衝擊,不同地域的人才直接競爭;一方面面對科技發展的日新月異,一些傳統的職業、甚至專業愈來愈多被智能機器取替。香港的教育制度如何與時並進,培養人才,這不但是為青年學莘找尋工作出路,更關乎香港能否持續發展,不致衰落。

       中國人一直重視教育,由過往的「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到現代社會的「工字不出頭」,這反映了我們重視教育的傳統,但同時反映我們對教育的理解有所偏差。若我們今天討論職業教育,仍只是圍繞在傳統文化中學裡加強同學的實習機會,以至完善生涯規劃,是遠遠未能達到強化職業教育,全方位為香港培訓人才的目標。

       我們的教育制度,是承襲傳統重文輕工的傳統。現時政府為公營學校學生提供12年免費中小學教育,在完成初中課程後,學生一般可在原校升讀高中課程或轉修由職業訓練局開辦,並獲政府全費資助的全日制職業訓練課程。在2014年9月,就讀全港395所公營中學的學生有30多萬名,但同年,職訓局透過轄下各院校只招收到2萬多名中三或中六離校生就讀全日制課程,數目佔公營中學不足一成,收生比例並不理想。但在2013至14年,自資和資助副學士學位課程便近4萬個,遠遠高於職訓局提供中三或中六生的全日制課程的招生。

        副學士成立至今,定位不明,質素參差,社會認受性低,並且,為了解決副學士的出路問題,又要在大學預留資源,容許小部分的副學士能銜接大學,繼續升學。更大問題是副學士與職業教育同時爭奪不在傳統學校裡繼續升學的同學,直接打擊了職業教育的發展。為了強化職業教育,政府必須全面檢討副學士制度,由職業教育取替成為青年學生的主要進修出路,並大量增加職業進修課程與大學銜接的學額。這樣才能真正的幫助香港的職業教育發展。

        在今年七月,政府的「推廣職業教育專責小組」發表報告,建議重塑職業教育和培訓的定義,定位為職業專才教育,課程可達學位程度,並建議政府加強推廣,改變社會輕視職業教育的態度,我支持小組的建議。但要達到小組的目標不能只在門面上做功夫,必須切切實實強化職業教育,包括挽留、強化前線師資人才,吸引青少年入讀,令職業教育的畢業生不會遜於傳統學校,這方面,報告內容仍相當空泛。

        職業訓練局(簡稱職訓局),在職業教育裡擔當關鍵角色。據職訓局前綫員工反映,自職訓局與政府脫鈎,自負盈虧運作,前線員工的工作愈來愈繁重,職業也愈來愈不穩定。職訓局現時不少是以兩年、甚至一年的形式不斷續聘職員,過往工作滿六年便可轉長約的機制名存實亡,在2014至15年職訓局員工總數達5700多人,但工作多於6年的固定合約員工只有508人,職業的不穩定性嚴重影響職訓局的教育工作。

        近日醫管局的高級醫生要求額外加薪3%的情況在職訓局同樣出現,職訓局按舊制支薪的員工理應隨公務員的薪酬調整,合資格的員工額外加薪3%,但有職員指出,職訓局在減他們人工時,便要跟隨公務員隊伍,但今次薪酬調整,又以與公務員隊伍脫鈎來當借口。

        香港要推廣職業教育,職訓局要在作育英才與商業運作的模式中取得平衡,我希望職訓局能妥善處理與前線員工的分歧,携手為香港職業教育作出貢獻。
除了職訓局外,在2000年教育改革後政府鼓勵成立的三所特色高中,包括公理書院、明愛華德中書院,以至兆基創意書院,他們處在職業教育和傳統教育之間,但在教育和資源都被忽略,政府應重新檢討特色高中的定位,若肯定特色高中的作用,應增撥資源和推廣發展。

        在今年5月,立法會的研究組發出了一份“德國的職業教育及訓練”的資料摘要,我看後百感交雜。德國有源遠流長的學徒訓練傳統,香港不能相比。但報告指出,德國的商界普遍把培訓視為投資,單在2013年,德國僱主每月便為每名學徒培訓承擔約15,000港元。近年,香港建造業發展蓬勃,香港僱主團體叫得最響便是擴大輸入勞工,但少有在職業訓練上為香港的年輕人作長遠承擔。以今年本會通過發展局撥款1億元,供建造業議會培訓半熟練和熟練工人為例,建造業議會既要提供學員培訓津貼,甚至要為參與培訓的導師補償僱主生產力的損失。

        我不會幻想香港的僱主與德國僱主一樣,對職業培訓作出比公帑更大的承擔,但香港的僱主在職業教育上承擔更大責任,是合情合理的,而政府亦應提供誘因,鼓勵僱主主動承擔職業訓練的責任。此外,在政府的招聘政策上加強職業教育作為聘用條件,只有在多管齊下,香港的職業教育才能落地生根,更好地為香港培訓人才。

         謹此陳辭

2015-10-14 經濟放緩對僱員的影響 口頭質詢

據悉,隨着全球經濟近期放緩,本港營商環境逐漸轉差,勞工需求有下降趨勢,以致部分僱員的就業及權益受到影響。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鑑於當局自今年五月起在補充勞工計劃下推行進一步優化措施,容許承建商申請輸入技術工人在其轄下不同公營工程項目工作,以增加工人調配的靈活性和更充分利用他們的生產力,當局至今共收到多少份有關申請;當中獲批的宗數及所涉工人的數目,並按職位列出該等資料;

(二)鑑於香港經濟近期逆轉,當局會否考慮取消上述優化措施,以保障本地工人就業;若會,詳情為何;若否,原因為何;及

(三)鑑於本人得悉導遊往往被僱主要求代為墊支接待來港內地旅行團的費用,而近月有旅行社因訪港內地遊客減少而倒閉,有不少導遊因而被拖欠薪酬及墊支費用,當局如何協助該等僱員取回不受勞工法例保障的墊支費用?

政府回覆: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510/14/P201510140444.htm

2015-7-8《特別假期(2015年9月3日)條例草案》議案辯論

主席:

       政府建議將今年9月3日訂為一次過特別假期,方便市民參與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紀念日的各項活動,是完全沒有爭議的。

       八年抗戰,可歌可泣,他不但展現了中華民族堅韌不屈的民族精神,同時為結束二次大戰作出了重大貢獻。無論從民族的影響,對歷史的發展,抗戰勝利對中華民族有劃時代的意義。把抗戰勝利列為紀念日,理所當然。

        紀念抗戰並不是把歷史的新仇舊恨重翻一遍,製造更多的仇恨和敵意,而是讓參與戰爭各方,共同面對戰爭的罪惡,深切反思,領悟和平、生命的可貴,紀念無數在戰爭失去生命的同胞。年復一年,一代接一代,警惕大家,不要再犯前人的錯誤。

         在殖民地時代,香港亦有重光紀念日假期。今年是抗戰勝利七十周年,特區政府把9月3日定為額外的公眾及法定假期。我不理解政府不把抗戰勝利日定為恒常假期的原 因。在一個民族生死存亡的關口,我們無數的先輩為國捐軀,成就了民族的再興,每年為之紀念,正當不過。我促請政府不單把抗戰勝利七十周年,定為公眾及法定假期,而是把每年的抗戰勝利紀念日都定為公眾和法定假期。

        主席,作為勞工界的代表,必須在這裡重申,把假期分為公眾假期和法定假日的做法已經過時,我要求政府盡快檢討公眾和法定假日的安排,把兩者合二為一,把公眾假日和法定假日看齊。

        謹此陳辭。

2015-6-18 就修改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產生辦法提出的議案 議案辯論

主席:

       無論持什麼立場,對政府提交的政改方案如何理解,香港市民是希望選舉制度能更加民主,這是社會最大的共識。根據基本法附件二的規定,政改方案必須得到立法會三分二議員同意,才能通過,因此,如果社會大多數市民支持政改方案,立法會應責無旁貸,支持方案,若方案得不到大多數市民支持,議員便要自己決定,是否支持方案。

       我所屬的港九勞工社團聯會,在4月下旬就政改方案以問卷形式徵詢屬會會員意見,共發出約2000份問卷,收回1,328份,撇除了8份空白問卷外,有效問卷為1,320份。當中有七成的受訪者認為立法會應通過政改方案,認為不應通過約有一成,無意見的則有一成二,這是我支持政改方案的主要考慮。

       主席,香港社會已嚴重撕裂,政改方案通過與否,都不能根治社會撕裂的情況。特首日前表示,若政改方案遭否決,政府將集中精力解決民生問題,但我擔心一個民意撕裂對抗的社會,要集中力量解決任何問題,都不容易。要如何把社會撕裂的傷口愈合,並不容易,我希望無論是中央、特區政府、以至不同黨派,不同立場的市民,都能從今次政改爭議中有所領悟,把傷口治合,推動香港,繼續向前發展。

        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