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15 行政長官答問會

潘兆平議員:多謝主席。特首,自從發生「黑暴」及疫情至今,本港的基層勞工就業受嚴重影響,生活亦越來越困難,尤其是與旅遊相關行業的員工。爭取及保障勞工權益是工會和勞工界代表的天職,而政府在政策上和改善勞工法例方面亦有着重要責任。特首,我想提一條與勞工有密切關係的法例,希望你關注和推動修訂改善,這個就是《破產欠薪保障條例》,是遭拖欠薪金工友的最後救生圈。破欠基金(破產欠薪保障基金)的欠薪特惠款項在一九九六年調整後,25年來都沒有改變過,目前最高的款額仍是36,000元,是以一九九五年的工資中位數9,000元作為釐定,即9,000元乘以四個月,現時的工資中位數已經是19,000元,欠薪特惠款項應該提升至76,000元。現時破欠基金的累積盈餘有62億元,而近年每年的申請個案都只是3 000多宗,我相信對政府的財政負擔影響不大。我想問問特首,政府會否盡快就破欠條例進行修訂,提高欠薪特惠款項,為僱員擴大保障範圍?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多謝主席。我完全明白作為工會領袖,當然是有使命去爭取勞工權益,我們這一屆政府在某程度上都可以說是傾斜勞工,儘管本人在競選時沒有承諾過勞工界甚麼,因為我見過曾經承諾但未能做到,所以我不太夠膽作出承諾。但在這四年來,在勞工權益方面,得到商界的理解、支持,社會的接受,都有長足的發展,包括把有薪產假提升至14周,然後由政府回饋那四周的薪金;亦包括經過各位互諒互讓下,上星期通過了把公眾假期和法定假期一致,我亦會繼續督促勞福局(勞工及福利局)加快有關強積金對沖取消的法例修訂。潘議員提到有關破產欠薪保障,今日我只能回應我們回去後會看看,因為我並不太掌握這方面的詳細內容,但既然潘議員提得這麼具體,在25年內未碰過、未檢視過,似乎表面證據上是應該去看一看,我會要求勞福局去檢視這條條例是否有更新或改善的空間。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潘兆平議員。
 
潘兆平議員:我多謝特首有這樣的回應。當然,改善勞工法例我剛才說了政府有責任,我希望是否可以在本屆議會裏就這個條例,勞福局局長可以提上來給我們的議員?謝謝。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員:行政長官。
 
行政長官:這個問題我也可以很具體地回答,就是不可以。因為現在已是七月中,我剛才公布了我們還有五條條例草案需要提交,希望在本屆立法會十月下旬休會前能夠通過,這已經是一個非常進取的時間表。每一次法例修訂要研究、草擬、交給行政會議,再提交給立法會,所以現實上是做不到,請潘議員諒解。不過,我會親自關心有關這條條例的檢視工作。

2021-07-07 潘兆平議員就《2021年僱傭 (修訂) 條例草案》二讀發言

主席:

    長久以來,香港都存在著兩種假期政策──法定假日和公眾假期,前者較後者少5天,對部分打工仔而言並不公平。政府提出《2021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逐步將法定假日由12天增加至17天,與公眾假期劃一,特首在一次答問大會裡說,這是聽了立法會的意見,提出相關的修訂,但政府的回應與立法會的意見,及與勞工界的要求存在重大的落差,我深感遺憾。

    在2019年,我在立法會提出檢討假期政策的動議,當中包括了兩點,一是把9月3日定為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列為法定假期,二是檢討現時的假期政策。現時《2021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的建議完全忽略了前者,而建議以十年時間增加5天的法定假期,以其達到統一法定假期日和公眾假期的目標,如蝸牛般的劃一假期做法既荒謬,亦讓人啼笑皆非。就此,我提出了兩個條例草案的修正案,可惜都不獲政府接納。政府就我把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設為法定假日的修正案,回覆時認為超出了條例草案的範圍,我認為,把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設為法定假日涉及民族氣節,在當下香港更具意義。在檢討假期政策時理應加入這紀念日,政府不做是政府的失職,政府不做還要反對議員提出修正是政府一錯再錯。

    我的第二個修正案是以三年的時間完成增加5天的法定假日,背後的思考是以每一年完成一個節日假期的修正,依次為佛誕、聖誕節翌日、最後是三天的復活節假期,安排三天復活節假日作為最後納入法定假日已充分照顧僱主的承擔能力,但政府以一個可任意解釋的循序漸進、平衡各方利益為由加以反對。把復活節宗教假日攔腰斬斷,以6年時間完成統一為法定假日,更是完全忽視假期背後的宗教意義。

    主席,以十年時間劃一五天的法定假日和公眾假期,但人生有多少個十年,部分商界代表只視假期增加僱主的經營成本,未曾考慮假期對經濟的正面影響,即使每年多了假期,僱員在假期外出購物、用膳為相關行業帶來的利潤,同樣會帶來整體社會經濟的增長。再者,僱員有充足的假日休息,對身體、對工作都有好處。

    儘管我的修正案最終未能提出,但我仍希望縮短法定假日及公眾假期時間的修正案能在本會通過,並儘快回應將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列為法定假日的訴求。

謹此陳辭

2021-06-16 潘兆平議員就“失業貸款政策”議案發言

主席:

    我動議通過印載於議程內的議案,「本會促請政府制訂可持續的失業貸款政策,而在此之前,政府應延續‘百分百擔保個人特惠貸款計劃’,以協助失業僱員紓緩經濟壓力」。

     我早在去年本屆立法會復會時,便向立法會秘書處申請時段,辯論失業貸款事宜,及後財政司司長在今年2月財政預算案提出「百分百擔保個人特惠貸款計劃」(俗稱「失業貸款計劃」)。我曾考慮應否更換辯論題目。但最後,我仍決定維持失業貸款政策的辯論,原因是司長的失業貸款計劃只為期6個月的措施,並沒有一個持之以恆的政策,支援失業僱員。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宣布的失業貸款計劃是由今年4月28日至10月27日供失業僱員申請,司長在網誌撰文提到「失業貸款計劃」申請的首3日,共接獲約7,000宗申請,初步獲批核個案的申請人士來自物流運輸、零售及飲食業等行業,可見反應熱烈,對此計劃有很大的需求。但與此同時,我亦留意到社會一些輿論,批評失業貸款措施,指失業貸款不如直接提供失業援助金,就如今天的辯論,有不同黨派提出失業援助金的建議。

    面對全球經濟的急速轉型,僱員的職業愈來愈不穩定,無論有沒有今次疫情,一個在經濟上支援失業僱員的政策已愈來愈迫切。要在經濟上援助失業僱員大概有幾種模式,一是失業援助金,此外是失業保險,以至現時政府首次推行的失業貸款。但無論是選擇那種模式援助失業僱員,都要付出成本,直接的失業援助金是要動用公帑,是整個社會共同承擔;失業保險,則涉及僱員僱主的供款;相對而言,失業貸款付出的社會成本較低,並且能協助失業僱員解決經濟上的燃眉之急,儘管它有批評者所說要還款項的缺陷。當然我支持設立失業援助金,但政府管理公共財政政策未有重大的調整前,我相信,失業貸款是現實可行的方案。

    正因如此,如何讓財政司司長提出的「百分百擔個人特惠貸款計劃」可持續運作,這是我今天提出辯論的重點。當然,若政府官員在稍後的辯論回應承諾,150億失業貸款承擔額會持續承擔,以便讓貸款計劃不會中斷,這樣,可說是「一天光晒」,但我相信事情並不會如此樂觀,制定一個可持續的失業貸款政策仍然是我們必須面對的問題,我再次抛磚引玉,早前,我已向政府提出以僱員的強積金戶口作承擔,以延續失業貸款政策,我懇請政府能考慮。

    就現正運作中的「百分百擔保個人特惠貸款計劃」,就我個人接觸所知,負責落實計劃的香港按證保險有限公司是以一個較為寬鬆的態度,處理申請者提交的文件,以便貸款能更有效幫助失業僱員。我對香港按證保險有限公司的做法表示讚賞,與此同時,我希望政府能配合宣傳,以便一些誤以為不符資格的失業僱員,如自由職業者、散工或臨時工等,亦可申請貸款。

    貸款計劃另一個問題是申請個案堆積,令申請人遲遲未能得到貸款。個案的堆積涉及多種因素,除了人力資源外,一定程度上有賴申請人的資料是否齊全無誤,但我希望每宗的個案都能盡快處理,起碼對申請者能提供一個明確的答覆日期,讓失業僱員能盡早安心。

      主席,在結束發言前,我再次感謝財政司司長,願意為失業僱員作出承擔,就如我在預算案辯論發言所說,儘管半年的失業貸款計劃看似是微不足道的一小步,但我希望這是影響香港突破失業援助,以至改革社會福利政策的一大步。

    本人謹此陳辭,希望各位議員同事,支持我的議案。

2021-04-28 潘兆平議員就《2021年僱員補償(修訂)條例草案》發言

主席:

     我是支持《2021 年僱員補償(修訂)條例草案》,毫無疑問此條例草案能擴大僱員補償範圍至僱員在超強颱風或其他大規模天災引起的極端情況,當中包括上下班途中遭遇意外受傷或死亡的情況。

     當然,我們期望政府會定時進行檢討,特別關注部份僱員,如提供公共服務的醫療或支援職系的員工,因極端天氣下,因欠缺交通工具而缺勤,反被僱主無理扣薪和扣假的情況。

     另外,就是關注《颱風及暴雨警告下的工作守則》(《守則》)無法保障僱員權益,因該守則並非強制性質,亦沒法律約束力,對堅持要僱員上班的僱主,《守則》只是一張廢紙,可完全不理,無法保障僱員在惡劣天氣下的勞工保障。

     最後,我期望政府當局能檢討惡劣天氣的定義,當中應考慮僱員在酷熱天氣、颱風、暴雨或嚴重空氣污染情況下工作的相關指引和法例,以加強保障僱員在惡劣天氣或嚴重空氣污染下的工作安排,特別是戶外工作的安全和健康。

謹此陳辭

2021-04-21 2021-2022年度財政預算案發言

      主席,在預算案的發言開場白裡,我必須先由衷感謝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先生,我感謝司長並不是司長制定的今個財政預算案能完全回應社會所需,事實上,今個財政預算裡還是有種種的缺陷,未能紓貧解困。我感謝財政司司長,是司長突破了官僚體制,特別是勞福局保守因循,抱殘守缺的關卡,司長願意承擔責任,在庫務局推出一個名為百分百擔保的個人失業特惠貸款,特惠貸款計劃可以說是我和勞聯十多年來,致力提倡「失業貸款基金」的變奏。勞聯的立法會議員是在97亞洲金融風暴後,失業率飆升期間要求政府成立失業貸款基金,自此,近20年來,勞聯每年向財政司司長表達預算案意見,都希望司長能考慮成立失業貸款基金,但建議每年都是石沉大海,直至今年的預算案,財政司長推出與勞聯方向一致的政策。

      事實上,失業貸款並不是一個最理想的援助失業僱員的措施,勞聯與其他關注勞工權益的團體一樣,數十年來,一直要求政府設立失業援助,幫助失業而頓失依靠的僱員,這個建議就如其它的勞工訴求,如設立集體談判權、中央僱員保險一樣,政府搬出總總似是而非的理由,把勞工界的意見置若罔聞,我們才另闢蹊徑,建議一個以貸款代替援助的折衷方案。

      主席,經濟全球化與科技發展已深深改變了傳統的勞動市場,職業已變得愈來愈不穩定,政府已不能迴避設立某種形式的失業支援措施。現時司長的建議是由公帑以150億元作信貸擔保,以上限8萬元為限的失業貸款,為期半年的短暫計劃。儘管半年的失業貸款看似是微不足道的一小步,但我希望這影響是香港突破失業援助以至改革社會福利政策的一大步,我們要求把失業貸款計劃恒常化,以應對日益不穩定的勞動市場,若政府未能長遠承擔信貸保證,退一步說,勞聯是建議以僱員的強積金作為信貸擔保,以落實一個可持續運作的失業貸款政策。

      根據政府統計處最近公布的失業數字,失業率是7.2%,人數達26.1萬。同期,就業不足率是4%,就業不足人數達15.4萬人。勞工及福利局局長認為失業率「見頂」的可能性高。但失業率見頂又如何,即使失業率回落,勞福局是否便認為可對失業僱員袖手旁觀。況且,不少僱員對前景遠不如局長樂觀,工友面對開工不足、被迫放無薪假,生活壓力越來越大,對政府增添不少怨氣。

      在增加職位方面,政府透過「防疫抗疫基金」在公私營機構共設立約3,1000個有時限的職位,我表示歡迎,但在執行上政府必須加快進行,讓失業人士能盡快投入勞工市場,以解短期失業或就業不足的情況。另外,政府計劃在社區疫苗接種中心,招聘2000個短期職位,由旅遊業界員工負責。我期望政府能與持份者做好協調安排,這些短期職位能讓部份旅遊業界員工渡過寒冬。

      另外,財政司司長在財政預算案中提及政府會邀請再培訓局於七月推出第四期計劃,並擴闊計劃的課程選擇,提供更多網上課程,讓學員在疫情期間遙距學習。除了擴闊課程選擇外,我期望政府可與企業合作,在課程完結後可有後續的工作安排,使學員除了增加技能外,亦能成功轉型或有短期的實習機會,有助他們在將來經濟復甦後的工作發展。

      在福利方面,相對2020-21年度修訂預算比較,來年社會福利經常開支預算的增幅為16.2%,是特區政府成立以來首次成為各政策組別的第一位,佔整體政府經常開支的20.4% 。開支增長,與資源善用,並沒有必然的關係。如兩期的保就業計劃花了公帑近900億元,只保了企業但保不了僱員就業,局長強調以資源增加,但我更關注是資源如何運用得其所。

      新冠肺炎肆虐一年有多,經歷多輪的疫情爆發,能撐到今天,有賴香港一群默默守在醫療前線的醫護和支援人員,我對他們表達衷心謝意,我再次促請財政司司長撥出資源,鼓勵香港醫護和支援人員的士氣,我同時希望醫管局能善用資源,挽留醫護人手,為市民服務。

      最後,公務員中醫診所先導計劃已推出一年,反應異常爆滿,希望當局能盡快完成檢討,進入下一階段,增加服務量以回應公務員同事多年來的渴求。

謹此陳辭